[在公司的最後一天]

  我不是故意不遵守承諾,我不是故意不擁抱你們。

  只因我沒有自己想像的堅強。

  我以為我可以勇敢的擁抱你們和你們道別,而不流淚。

  誰知道才要開口,眼淚就不聽使喚。

  其實今天一早起來很不舒服,因為真的感冒了,差點失聲,但是因為是最後一天,我一定要和你們一起渡過。所以一早我一如反常的去看了醫生,乖乖吃藥。好在我有來,因為今天實在是感動到不行,我上輩子究竟做了什麼好事可以和你們成為同事呀。

  一早老大發的信,大家的回覆及祝福。中午和大家一起吃吃飯,沒想一來居然也來了近二十人、下午安聿居然也遵守約定的唱歌祝福我,雖然有點小冷場,但這是要多大的勇氣呀、博銘也特地從高雄趕回來(雖然他堅持是今天剛好回來的早)。

  小兔四點多就落跑,我知道你是不想面對分離的場面。距離下班時間剩十分幾分鐘時,我想一一和你們道別,怎知才進長老院的大房間,才開口說我要下班時,就想哭了,只好狼狽的快步走回坐位。Peter後來來關心我,問問東西都收好沒,這時我真的忍不住了,弄的Peter也難過,拍拍我的頭後也快步回長老院。

  然後我就左手按著臉,以減低啜泣的音量,然後右手再一邊的檢查東西是不是都收好了,弄的前後左右的人都不敢動,也不敢說話。自己哭完以後,再和左右道別,小蓉說她也不敢看我了。

  原本想就此偷偷溜走,但想起安聿唱歌的勇氣,我又進了小房間和秀芳道別,和秀芳攡抱了一下,她也差點要哭了。走到外面和安聿道別,我哭我的,他拿衛生紙和糖果給我繼續小搞笑。再拍拍惠儀,和寒山大哥及Peter揮揮手。

  再走到四樓,站在門口和大家揮手道再見,被旭桓發現我偷哭,大家說"博銘說:不要走",我笑了。拿著衛生紙和大包小包的東西邊哭邊走,靖霖幫我開門,秉毅從三樓大喊"要回來看大家"。 又哭了。

  然後我就哭著走去捷運站。今天眼睛好疲累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ndyyu 的頭像
sandyyu

幸福箱子

sandy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